电商科 发表于 2015-6-26 15:50

清新福建,生态三明(持续更新中)


    三明地处福建省中西部,位于武夷山脉与戴云山脉之间,素有 “绿色宝库”和“生态之城”的美誉。全市土地面积2.29万平方千米,森林覆盖率76.8%,是全国四个活立木蓄积量超亿立方米的设区市之一。三明属中低山山区,地势西南高、东北低,最高峰白石顶海拔1857.7米,最低点尤溪口海拔仅50米,地形的差异造就了丰富的局部性小气候,“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辖区内金铙山南麓是千里闽江的正源头,沙溪、金溪、尤溪,均系闽江水系。天蓝、地绿、水净,优越的生态环境孕育出三明地区无污染、原生态的农特产品,闽笋、生态米、莲子、食用菌、禽类、瓜果、山货等久负盛名。全市现有36个国家地理标志,183个“一村一品”专业村,近300种地域特色品类农特产品。“好山好水好产品,数一数二数三明”,堪称“绿富美”的宝藏。    在全国各行业发力“互联网+”的背景下,三明市加快电子商务产业的发展,农村电子商务风起云涌。我们期待通过发起此次农特产品线上推广活动,为三明“互联网+农业”造势,旨在让三明的“绿富美”更加时尚、新潮, 升级为“新奇帅”,大大方方地拥抱“电商时代”,打响品牌,走向更加广阔的市场。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6-26 23:50

传统农耕有些你不知道的事


   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农业耕作体系,是一种高度生态化的农业模式,通过精耕细作养活了众多的人口,实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绿色革命开启的化学和工业化的农业生产方式,曾经一度提高了农业产量,但“现代农业”过度使用农药化肥,污染了环境,破坏了土壤,对人体健康带来危害,在生态上也是不可持续的。

      大资本控制农业生产资料,使农业生产的成本越来越高,小农户的生存受到严重挤压。告别化工农业,回归生态农业,能够同时保障消费者的食品安全、生产者的自主权和生态环境的可持续。

高产,高产,更高产
当你吃着一桌的饭菜,你很难想象它们是如何被种出来的。除草荆让土地寸草不生,杀虫剂将生物赶尽杀绝,取代昆虫授粉的是激素,而化肥彻底改变了土地的结构和酸碱度,因此,当你将饭菜夹入口中的时候,你可能是凶手、试验品或受害者?

人们不断地重复说,中国有太多的人口,只有更高产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另一方面,农民正被低得离谱的莱价压得喘不过气来,纷纷想要逃离。

20世纪80年代,化肥和农药进入中国,彻底颠覆了农民的耕种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似乎不再是一种必然,除草剂在解放人的双手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虽然它同时会作用于儿童的神经系统,引起智力障碍,但它带来的好处却让农民们无法抗拒。它意味着每天至少可以省下三分之一的时间干与农业无关的事情,因为除杂草是田间最辛苦的劳动。

与除草剂相比,杀虫剂的种类就更多了,因为虫子的世代交替速度极快,在杀虫剂的筛选下它们也飞快地变化着,这似乎也大大加快了杀虫剂更新换代的速度,它们的毒性一代比一代强,持续给种植者带来更大的危害,给消费者带来健康危机。因为我们太爱没有虫眼的“干净”蔬菜,而农民又太憎恶虫子带来的减产和那种危机感。

相比之下,化肥似乎听起来温和一些,但就土地本身来说,它所造成的灾难绝不亚于前两者。20世纪中叶,科学家们发现氮、磷、钾是植物最重要的营养素,这个惊人的发现造就了浓缩这三种元素的化肥,它让作物长得更快,叶子更绿更肥嫩,施过化肥的植物就像是喝过兴奋剂一样疯长,增产幅度甚至高达10倍。

当化肥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农民对这些神奇的粉末带来的惊人效果兴奋不已+甚至还有人把化肥袋子套在身上当衣服穿。在土壤板结的今天,人们才认识到化肥加速作物的生长,也加速了植物消耗土壤中碳的速度,而碳就藏在土地表层的有机质中,这才是生命的根本。

20世纪化肥带来高产的基础,是国人养了4000年的肥沃土地;而今天,施同样多的化肥,却再也看不到那时的效果。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将4000年积累下来的土地榨取到今天的样子,只需要短短的30年时间。

每年,大量的化肥随着雨水被;中入江河湖海,带来富营养化和其他危害。化肥的使用伴随着大量的水资源浪费,进一步消耗本来就不多的淡水资源化肥带来农作物增产,却大幅度降低了农产品的营养价值,就好比在土地中微量元素含量相同的情况下,结一个番茄与结10个相比,营养素含量可能也要相差10倍。

这使现代人虽然不乏食物,却大都缺乏微量元素,而对农民而言,增产更大的危害在于使农产品大幅贬值,人们似乎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只能进一步追逐易于管理又极度高产的工业化农业生产方式,让这种恶性循环愈演愈烈。


当我们将“神奇发明”用在农产品上,并使产量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时,我们却完全忘记当初为什么要高产了。农民的收入一点都不比以前更高,人们的健康却受到极大的威胁,还产生了土地退化、水资源枯竭、生态链断裂、重度污染等许许多多环境问题。

回归生态农业
生态农业,它否定了工业化的农业生产方式,把碳和土地的生命力看作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说中国的4000年农耕完全是凭借着丰富的经验积累,那么“生态农业”则是将这种经验发展到了一个理论的高度。

地球生命存在的时间远超过人类,物竞天择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有的规律,田间的任何害虫杂草都一定有它的克星。多年生植物一定会排挤掉农民们最厌恶的一年生恶性杂草;掠食性昆虫以及为数众多的青蛙和鸟类会消灭田间的害虫;土壤中的有益菌会帮助植物分解各种养分,使之更快地吸收;许多植物还会相互分泌能促进对方生长的化学物质,共同抵御天敌带来的危害。

世界上很多的科学家从中国传统农耕中找到了答案,并对其惊叹不已。生态的种植方式竟然可以让原本板结的土地慢慢恢复生机,只要调配好原本就存在于自然界的各种元素的关系,就能让产量和品质连年上升。

越来越多的实践者、越来越多的案例开始涌现。2011年3月8日,联合国官员开始呼吁世界各国发展生态农业,应对粮食危机联合国粮食问题特别报告员德•舒特尔强调,不能单纯依赖施加化肥提高作物产量,不尊重可持续发展的种植方式加剧了气候变化和土壤退化,大量消耗珍贵的淡水资源,威胁全球农业生产目前,全球57个发展中国家的生态农业项目取得明显成果,作物的平均产量提高了80%。

生态农业不是单纯的“有机种植”,它更注重与自然的协调适应和真正的可持续性。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不再为吃不到安全食物而忧心忡忡,不必为发臭的土地和河水而烦恼,无须为选择怎样的农药而绞尽脑汁,因为自然之物,自有自然的解决之道。

从今天开始,让我们一同深入闽西北的乡村田野,共同体验舌尖上的“三明生态食材”。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6-27 10:26

本帖最后由 电商科 于 2015-6-29 08:28 编辑

香浮飘出浮香米 用自然农法种稻

6月6日,芒种,抢收抢种的日子,偏偏下雨,雨雾阵阵,拂过大田县建设镇香浮村的层层梯田,勤劳的农人正忙着耙田插秧。
  香浮村山梁上远近梯田有的已整平灌水,恍如明镜;有的则已是绿秧行行,织出淡淡的绿妆。
  香浮村一带海拔700米,气温比建设低4℃,比三明低8℃,高山落差大,小区域边低中高。后山是数万亩国家级生态林、水源涵养林,几百年来,甘甜的山泉水滋润着这里800亩农田,滋养着山脚下的村民。良好的水源,独特的山间小气候,让这里的稻子生长期比山下要长10至20天。早年,村里的水田“吃”的是农家肥,田里的草靠村民们双手拔除,很少用农药。种出来的稻子,煮成饭,柔软香喷,很养人。
  香浮村有510口人。近年来,村里的青壮劳力大多外出打工。村里的百来号留守老人,依然把种田当做同等大事。只是香浮米一直香在深山无人识。
跟许许多多家在农村的“70后”一样,周进乐小时候常在田野摸爬滚打。随着年龄的增长,周进乐心中的乡土情结有增无减,一直想回村“反哺”乡亲们。2003年当选村支书后,他为了让村民增加收入,带领村民养羊,种板栗、桔子,收效都不大。去年春节,他和家人到东北吉林过年,当地一位朋友送给一袋价值280多元的原生态大米,带回来光是邮费就花了50元,不过尝起来真的很好吃。东北有“五常大米”等优质米。周进乐心想,香浮的米也不差,何不发挥自身优势、自然优势,用四五十年前祖上传下来最原始的古法种植技术,种植生态大米?

坚持古法种出品牌生态米
  说干就干。去年开春前,周进乐发起成立香浮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跟村里7户村民达成协议,用他们家的水田种稻。7位村民平均年龄63岁,他们大多种了四五十年的田,有着丰富的农耕经验。为了让村民安心,稻田耕种前,周进乐将每亩田的最低收入按国家粮食收购价,先支付给村民。
  合作社选择抗病害、口感好、适合南方小气候的富硒稻种,美国台湾来的有机肥,武汉来的生物防虫制剂,提供给农户种植,还用灯光诱虫杀虫。
  为了保证种出真正的原生态大米,合作社与农户签订合同:发现下化肥、喷除草剂、打药的;不按农法操作,背机器操作的,坚决剔除出合作社。通过村民相互监督,有效保证合同履行。
  周进乐说:“按古法种植,引导很重要,杀鸡取卵的事绝不能做。”
  周进乐的堂弟周进会还拿出4亩田做试验,何时下种、施肥、防治病虫害,他都先行先试,而后指导农户种植。周进会说:一亩田,过去用复合肥,要50公斤,现在用有机肥要250公斤,搬上去很费工;不打除草剂,不能施抑制草长的药,就要坚持劈草,前后至少要劈3次。
  尽管辛苦,香浮的种田人却乐在其中。
  犁田、育苗、插秧、除草、施肥……在合作社的指导下,祖上传下的原生态种稻方式,在香浮村的田野重新出现。去年9月下旬,香浮原生态稻谷终于收获了,平均亩产325公斤。加工出来的米米质颗粒饱满,用可再生牛皮纸包装,亮出“香浮村大米”品牌,投入市场,反响很好,如今1万多公斤米已基本卖光。
  古法种植富硒大米,让首批参与合作的老农尝到了甜头。农户周占巧今年58岁,种了三十多年田。他回忆说,年轻那时没化肥,还是用农家肥,村民是一棵秧插好,再在根部埋一块人粪,非常辛苦。现在周进乐回来,指导大家不用化肥、农药,用有机肥种田,真好。
养鱼种果做响“香浮”牌
  如今,种植香浮米的农户多了,除了村里的老农,还有些返乡农户、外村农户。
  村民周进茂、周中华父子俩一家人和乡亲们正忙着干活。周进茂今年59岁,是种田的老把式,儿子周中华是“80后”,平常在镇上打工。周中华戴副眼镜,种田来却不含糊。他边耙边说:“先把长草的泥翻过来埋下耙平,要来回各一遍,这样插下秧,杂草才比较少。”旁边的田里,两位农妇正抓紧插着秧。
  周进茂说,前些年,用除草剂,田太疏松,容易崩。现在用古法耕作,就能保护好祖上传下来的良田。
  去年冬天,合作社组织农户种植紫云英,以增加土壤肥力。周进乐打算,今年用牛粪与当地油茶壳混合沤农家肥,以降低成本。
  今年“香浮村大米”的销路也在谋划中。周进乐打算通过做微商营销大米,同时参与市农产品文创大赛和电商创业大赛,让“香浮村大米”走上电商之路。
  赤脚下田,不时看到蝌蚪、黄蟮在秧苗间游动。“我们这里自然环境好,天敌多,虫子少。用古法种植后,连田螺都多起来。”周进乐说,“下一步打算发展稻田养鱼项目,提高土地的附加值。”
  周进会则另有计划。他与兄弟有100多亩果山,种植桔子、桃子等水果。他坚持用有机肥种果。去年出产的特早蜜桔卖到了北方,甚至新疆。今年他打算向合作社要求授权使用“香浮”品牌,把水果卖得更好。周进会说,香浮村的石蛙品质很好,他近些年来将野生石蛙进行人工繁育,养殖蚯蚓、黄粉虫作为石蛙食料,种苗陆续出山。他打算把蚯蚓、石蛙粪便用于果园施肥,种好“香浮”水果,保证品质,就能卖出好价钱。
点击在线观看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6-27 22:55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6-27 23:49

本帖最后由 电商科 于 2015-6-29 22:40 编辑

三明成为国家卫生城市
三明市是1992年全国首批获得“国家卫生城市”称号的城市之一,是老牌的国家卫生城市,在巩固和提高卫生创建成果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一不小心,三明成为中国绿都
三明素有“绿色宝库”之誉,全市森林覆盖率73.8%,将乐境内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龙栖山树种达610种,被誉为罕见的林木“大观园”;三明市郊的格氏栲省级自然保护区,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格氏栲天然林,被中外学者叹为观止;省级自然保护区沙县萝卜岩楠木林和永安天宝岩分别被专家誉为“福建的西双版纳”和“天然的生物种质基因库”。碧蓝如洗的苍穹,绿树成荫的街道,也让三明成为中国最绿省份的最绿城市,中国的绿都。一不小心,三明成为全国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
在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23日在香港发布“2015中国城市分类优势排行榜”研究报告中,延边、三明、三亚分列空气品质最好城市榜单前三。一不小心,三明成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三明地处福建西北部,位于武夷山与戴云山脉之间的闽西北山区,独特的历史和地理环境,使得三明市(宁化石壁)成为中国历史上由北向南客家大迁徙的中转站,被誉为“客家的摇篮”。 三明历史悠久,名胜颇多,这里有泰宁大金湖,永安桃源洞,还有将乐玉华洞、宁化天鹅洞群、沙县七仙洞、明溪玉虚洞等。不仅如此这里还有许多明代建筑群、石雕群等古迹。一不小心,三明成为中国百强城市2014年度全国城市竞争力排名发布,数据包括港澳在内的289个主要城市,其中三明市跃升为全国城市可持续竞争力百强。一不小心,成为全国沙县小吃发源地
三明沙县小吃以其品种繁多、风味独特和经济实惠而著称,成为福建饮食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沙县小吃不但流行在三明市各县(市、区),而且在全国各地也可常常遇到挂着“沙县小吃”招牌的小吃店,甚至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等也有“沙县小吃”的踪迹。足见沙县小吃影响之大、传播之广。一不小心,三明成为全国客家祖地
三明的石壁在客家民系漫长的迁徙史中,产生了重要的“中转站”的作用,可见三明在客家史上所具有的重要社会地位与巨大作用是不容置疑的。历史不会忘记,五洲四海的亿万客家人不会忘记——三明这一方热土悠悠千年写下的辉煌。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6-30 17:10

三明名特优农产品--孟宗笋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6-30 17:22

               三明名特优农产品----金玉子大米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7-1 09:11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7-1 09:16






电商科 发表于 2015-7-1 10:09

本帖最后由 电商科 于 2015-7-3 18:36 编辑

页: [1] 2 3 4 5 6 7 8
查看完整版本: 清新福建,生态三明(持续更新中)